第一批被裁掉的互联网人,过得怎么样?

字号+ 编辑: 种花家 修订: 种花家 来源: 网络转载 2023-09-05 我要说两句(0)

经济不好, 看样子很风光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裁员了。那些技术“大牛”们都去哪了呢

互联网公司裁员潮后,有人领着一笔遣散费,开始寻找人生下个去处:

内容运营经理->逃往三亚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的十周年,那时候千方百计想要扎根上海的我,如今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岛民”。

而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导火索”,是我被腾讯裁员了。

被裁后的心境,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裁员发生在去年年初,说实话刚开始心情比较复杂,毕竟32岁了,给自己留的时间也不多。但后来想想,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我就没休过超过一个月的假,当时拿到公司的裁员补偿,又算了算手头的存款,觉得经济上没什么问题,就买了张去海南的机票,先浪一阵子再说,从三亚机场出来后第一次感受到了不用经常看手机,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自由感觉。

那时候心态上还是个“大厂人”,觉得自己赚的不少,把三亚的几个五星级酒店挨个体验了一下,上海的房租也没落下,毕竟玩完之后,自己早晚会回去搬砖的。

第二阶段发生在被裁后半年左右。一方面以前的同事们提醒我该找找下家了,受疫情影响行情不好,再找一份工作可能会被降薪,另一方面每当我回到上海,脑子里都会控制不住地想念三亚海边的生活,没有那些精致的假象,日子却又过得很充实。

精神上融入三亚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我的物欲开始降低。刚开始来旅游的时候特别看不上海滩边那种几十块一套的泳衣,呆久了才发现,在这里穿贵的东西,大家只会觉得你这人很浮夸。

放弃上海户口搬来三亚,其实内心摇摆了很久,因为这个选择意味着,我和过去几十年的执念和解。在三亚的大半年让我意识到,人不应该强行呆在自己不舒服的环境里。虽然收入跟在互联网大公司没得比,但人可以松弛下来,也不用纠结买房的问题,我的存款可以在这开个店,落户还可以拿到政府的补助。

现在的餐厅是和在三亚认识的朋友合伙开的,对方以前是料理学校毕业的,我则在推广运营上有些经验。去年疫情反复,有段时间差点就开不下去了,好在生活开始恢复正常,今年春节期间有一段旅行高潮,终于看到了努力的回报,生意伙伴也松了一口气,有次吃饭开玩笑说来三亚晒黑的皮肤终于物有所值了。

我们各司其职的背后,是理念上的契合:告别那种大都市的“表面精致”,活得自在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产品经理: 没技术的光环, 啥也不是

其实我对裁员这件事是有预期的。两年前,我所在的公司裁掉了整整一个部门的人,除了老大转岗去了别的部门,下面干活执行的人一个都没留。

我从大三开始就一直辗转各互联网大厂,虽然被裁时手下也有3-4人的小团队,但我依然觉得,自己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技术。

以前在大公司当螺丝钉的时候,我就去培训学校咨询过咖啡师的课程,最终因为自己时间不允许而作罢。所以被裁后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报个班,然后开个店,地点也考虑好了,去海南,因为有朋友想去陵水开个酒吧,不过后来,这个事也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去云南旅游,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从国外回来创业的当地咖啡师,因为失业后时间自由,对方的价格也更低,我就顺势报了半个月的课程。

冲咖啡没有想象中容易,我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也深刻意识到天赋对于一门手艺的影响。我在味觉和嗅觉上不那么敏感,同期学员里我的学历是最高的,但上手的速度反而比较慢。

在云南呆了大半个月后,我萌生了留在当地的念头,师傅的咖啡店旺季时需要人搭把手,我也想巩固一下自己的技术,因为一旦回上海,遍地的咖啡厅会让我习惯于眼前的便利而疏于练习。

在丽江短居的大半年,其实并没有脱离和大城市的联系,店里经常有北上广深过来旅游的年轻人,给他们冲完咖啡后我会习惯性和他们聊一聊,焦虑和危机感是不变的主题。

很多时候我会隐瞒自己过去的大厂经历,未来的十年,我不想再靠光环活着,被单纯当成一个咖啡师,也挺好的,不是吗?

市场经理: 创业比在大厂当个小职员难

我本身就是海南人,因为出去读书,高中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大城市生活。可能因为来自小地方,以前有种根深蒂固的想要扎根大城市的念头,前些年工作也都是奔着这个目标去规划的。

我刚被公司裁员的时候,也没动过要回老家的念头,觉得换个工作就好了嘛,谁知道在后一家公司呆了半年不到,我又被裁了。心理上有点崩不住了,想着先回家休整一下再做下一步打算。

可能因为我是家里学历最高的吧,又有大厂的工作经验加持,回家后我舅话里话外都流露出我能去帮他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帮他卖土特产。

我一开始也没太当回事,只觉得是找到新工作之前顺手帮个忙,可实际做起来才发现,想要从0到1搭建一个东西,可比我以前在互联网公司做螺丝钉要难上数倍,再加上在小县城,更是难上加难。

过去习惯了和各种同行打交道,大家交流都有一套特定的语言,可是在老家,没人懂你在说什么。开个抖音直播吧,连播一个月,每天在线观看人数只有十几个人,那时候才发现,脱离平台之后,自己什么也不是。

挫败的心理也从另一方面激起了我的斗志,回去再找个公司接着卷,卷到35岁可能也到不了管理层,还不如留在家里踏踏实实做事,至少心理上不再漂着,我现在这个年纪,是时候该抛弃幻想了。

 

阅完此文,您的感想如何?
  • 有用

    0

  • 没用

    0

  • 开心

    0

  • 愤怒

    0

  • 可怜

    0

1.如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发邮件通知本站,该文章将在24小时内删除;
2.本站标注原创的文章,转发时烦请注明来源;
3.Q群: 2702237 13835667

相关课文
  • 古尔曼:苹果公司正将更多注意力转向6G研发

  • 大裁员, 巨亏, 知乎“值乎”?

  • 小谈互联网变现挣钱的14个模式

  • 究竟是联想收购IBM的PCD,还是IBM用垃圾资产,收购了联想的股份

我要说说
网上宾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