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披着“国学”外衣的传销组织

字号+ 编辑: Snake 修订: 种花家 来源: 清风苑 2023-09-30 我要说两句(1)

《孟子·滕文公上》:“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社会基本的五种人伦关系的由来,后人称之为“五伦”。但有人就利用这个文化体系来敛财搞传销, 你说奇怪不奇怪?

“五伦文化,圆融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创建系统人生,找到心灵的家园,明晰家族传承的重要性,成为富贵家族的起源点。”这是某传销组织的宣传语,也是他们为自己精心打造的一张“国学”的皮。

在过去的2021年,55岁的张莲迎来了她此生最大的“劫”:从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变成了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

“一听到警车的声音就害怕。”2022年1月4日,她在民警的陪同下接受了《清风苑》记者的采访。作为典型的江南人,张莲皮肤白皙,一口吴侬软语。寒冬腊月的天气,她穿着浅灰色的阔腿裤,上面罩一件纯白长羽绒服,领口的盘扣用金线绣成了蟹爪菊的形状,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成为整个服饰的点睛之笔。

58635.jpg

她是一家电器公司的退休工人,平时喜欢穿传统服饰和礼佛,注重养生,爱好茶文化,没事会去无锡的开元寺做义工,或读读白话文版的《孟子》《黄帝内经》……因为这些爱好,2017年7月,张莲在朋友潘美凤的介绍下加入了一个传统文化的群,并在一家茶室听了堂“国学”公益课。

“五伦文化”

"人生是否存在奥秘?请告诉我,为何我们的努力得不到成果?为何我们深爱的人会伤害我们?为何我们明白道理却无法实践?"

这样的"人生三问",成为了这场公益课的开场白。台上的心灵导师发表了一系列挑战灵魂的问题,而在底下的学员中,有人分享了自己曲折离奇的情感故事,有人述说了自己艰辛的创业历程。这些精心编排的故事情节迅速打动了听众,课堂气氛迅速热烈起来,一些被触动灵魂的人开始情不自禁地哭泣。

每一次公益课都会上演这样的场景。然而,大多数来参加的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们的初衷是学习传统文化。“五伦文化是一门自然科学,它与各种人际关系和谐共存,净化情绪,提升修养,拓展人生维度,增加智慧。”在课堂上,导师高调宣称,五伦文化源于古老的民族文化,通过根本性地净化家庭中的怨恨和仇恨,正确处理企业和社会中的各种人际关系,从而在人们内心建立一个乐土。

"他们分析说,我的问题在于有所追求。我参加开元寺的义工活动,读《孟子》是因为心中有所期待。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真正修行的人是无欲无求的人。"导师一方面宣扬正确处理"人际关系",另一方面又提倡"无欲无求",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让张莲感到心灵受触动,却又意犹未尽。于是,导师顺势提出了下一个话题:"行万里路,不如名师指路","迷时师渡,醒时自悟"。言下之意显而易见:两个小时的公益课只是一个引子,如果想要真正受益,净化心灵,还需要花钱去报收费的课程。

结果, 张莲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付费课程。

5584ee0214c44c92a444eed2eed3b4f7.jpeg

付费课程涵盖了四个主题:“五伦奥秘”、“生命觉知”、“王性扬升”和“五伦善海”,由一位法号为“善海”的导师授课。善海是“五伦文化”的创始人,也是叶正公座下的第七大弟子。据他自己介绍,课程内容包括基础的十二生肖知识、五行基本定律、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的分析,以及农历生日性格分析、姓名学等等。

课程价格从3600元到5万元不等,一般为四天三晚或三天两晚,学员需自行安排食宿。学员们上课时穿着改良版的棉麻中式服装,采用圆桌小组形式学习,每个小组约有八到九人,其中设有一个“伴读”或“家长”负责解答问题、辅导学习。尽管课程内容与真正的国学差距很大,但鲜有人提出质疑。对张莲来说,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经历,她觉得自己掌握了一项秘密武器:通过生肖和身份证号码,能够洞悉人的运势;通过了解服饰色彩和五行的关系,能够趋利避害。这难道不是一种启迪吗?

比如说,如果我今天要去跟人谈业务,我是属猴的。导师告诉我,黄色对猴子来说更为有利,因为金丝猴是猴子中最具贵气的品种。如果我还知道对方的出生年月,那就更好了,比如对方属土,而木克土,那我就会选择穿青色的衣服。

每堂课开始时,善海都会在他的课件中加入一段选自先秦典籍的古文,并解释其中的"要义"。有时会选取《论语》或《孟子》,有时则是《周易》或《老子》。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完全理解,但只要涉及到文言文,总能让人感受到国学的魅力。

在课堂上,儒释道与现代成功学巧妙融合:善海刚刚阅读完一段《论语》,接着大谈"如何成为真正的生命王者",然后又劝说某个学员超度逝去的亲人;一边解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另一边又为人算命;前一刻刚念完"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后一刻又探讨养生之道:"课程结束后,我们还为学员们安排了艾灸、推拿和泡澡等服务,价格公道,欢迎大家来体验……"

“枢宝斋”

起初,付费课程的学员需要前往深圳、广州等地上课,张莲与他人拼车,历经千里跋涉前往听课。

2018年,在善海的主导下,无锡正式成为"五伦文化"的分中心,并成立了一家名为“枢宝斋”的文化传媒公司,专门负责学员招募和“五伦文化”的讲授。公司的股东包括徐小菊、潘美凤等人,讲师依然是善海,而创始人叶正公则被尊称为“师尊”。曾经在财务管理方面有经验的“优秀学员”张莲被公司聘为财务总管。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莲的生活节奏变得异常快速:每天要么前往酒店"上课"、参加"研讨",要么通过电话、微信与"小伙伴"联系。

她还介绍亲戚朋友来听课。因为根据规定,学员介绍他人来购买付费课程可以获得一定的回扣。此外,学员还有机会成为合作人,参与方式是支付合作费用,分为四个等级,金额从10万到50万元不等。缴纳费用后,他们可以获得免费课程名额、购买产品的额度以及发展下线的提成。

“我们不称之为上线和下线,而是称之为天使和如意。”张莲说道。多年来,她不仅介绍了多个亲戚朋友参加课程,还让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成为学员。

“每个人在情感上都或多或少有困惑,来听课可以大大改善他们的心理状态。”张莲解释道。

52a2e33a24421c6f8ea026d3d0472519.jpg

由于儿子和儿媳的婚姻关系不好,张莲请"师尊"给他们算命,结果算出他们必须经历两段婚姻。张莲感到焦虑不安,急忙劝说他们来听课,希望通过此举改善他们的关系。

徐小菊是张莲发展的其中一位"如意"。当时,徐小菊家庭不和,生意亏损,正处于生活的低谷期。张莲便带着她一起参加课程。之后,徐小菊迅速成为"核心学员",并发展了十多个"如意",成为"枢宝斋"公司的股东之一,负责日常管理事务。

通过发展下线获得返利提成的方式,“枢宝斋”迅速发展壮大。短短两年多时间,“枢宝斋”发展合作人190余人,学员1000余人,在无锡开课达100余次。

但几乎与此同时,张莲却开始债台高筑。作为公司的员工,她虽然已经上完了所有的付费课程,但仍然需要遵照公司规定按期“复训”,否则就是“思想落后,跟不上大家庭的节奏”。每一场复训的课程费用在1200元左右,算是内部价,此外食宿自理。

除了购买课程的费用,张莲还在“师尊”的推荐下,给自己改了名字,在家中设了几次佛坛,给儿子儿媳每人请了一个珠宝。其中,“改一次名字1.5万,设一次佛坛10万左右,两个玉佩加起来,就是5万多。”

手头的钱不够,张莲就办了二十多张信用卡,通过来回套现,拆了东墙补西墙。几年折腾下来,连本带息欠债近百万元。

而事实上,在“枢宝斋”,学员中借高利贷、透支信用卡交学费与合作费的现象非常普遍。“人都有从众心理,看到身边的人都这么干,也就不当回事了。”张莲说。

2020年7月,“枢宝斋”在学员中开设“亲子课堂”时,被一名跟随亲属来旁听的高中学生看穿其伪“国学”真传销的面目,随后报警。警方顺藤摸瓜,遂将“枢宝斋”这个庞大而隐秘的传销组织一网打尽。

披着神秘面纱的“师尊”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与徐小菊、张莲等人一同被捕的,还有这个组织的幕后操纵者、精神导师:“师尊”叶正公、“师傅”善海。

在“枢宝斋”学员们的心目中,“师尊”叶正公与“师傅”善海是两个气质迥异的精神领袖:“师尊”叶正公仙风道骨、行踪神秘,很少示人;而“师傅”善海则和蔼可亲,谈笑风生,更符合学员们对现代精英人士的想象。

作为普通学员,一般情况下是很难见到“师尊”的。他不授课,只有学员们有改名、化煞、设佛坛等“深度需求”时才会露面。

“师尊”唯一一次给学员们上课是2019年,在日本东京浅草寺附近的一个会场里为核心弟子们上了一堂《红尘驭道》的课程。这一次,张莲等弟子真正感受到了“师尊”的“个人魅力”:“他侃侃而谈,气度非凡。”

“主要是宣扬神秘主义、生命能量、命运运势、末法时代等迷信思想,所有听这个课的学员的签证、机票、食宿费、交通费都是自理的,此外还要交11.88万元的听课费。”案发后,叶正公供述道。

据本案承办人、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员额检察官章建介绍,叶正公是广东人,高中毕业后在当地一家避暑山庄做客房部经理,平时喜欢研究易经五行等内容。2009年,叶正公根据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创建了“五伦文化”:“认为一个人如果能够把父母、子女、亲戚、朋友、同事这五种关系都修行好,这个人的人生就圆满了。”此后,他开始以“国学”的名义在当地招收门徒讲学。

2012年,学广告出身的朱夏平认识了叶正公,刚一见面就被他的“学识修养”所打动,遂拜在叶正公门下,成为第七弟子,法号“善海”。叶正公将自创的“五伦文化”倾囊相授。一年后,“善海”也开始四处讲学、招收门徒。

一次偶然的机会,无锡学员潘美凤在广东旅游时听了“善海”的课,觉得大受启发,于是在朋友圈大肆推广,并介绍了好几个无锡当地的学员,张莲就是其中之一。她们很快就成为“善海”的核心弟子。“善海”也是江苏人,他见潘美凤、徐小菊、王舟舟等人有过创业经历,家庭条件不错,社会活动力强,便想将讲学中心转移至无锡。在他的建议下,潘美凤等人在无锡开设一个“五伦文化感谢您提供的信息。根据您提供的情况,叶正公和善海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和精神导师。叶正公创立了“五伦文化”,强调修行好家庭和社会关系的重要性。善海是叶正公的弟子,也开始四处讲学和吸收门徒。在无锡,善海成为核心弟子的徐小菊、张莲等人的精神导师,并帮助他们在无锡开设了一个“五伦文化”讲学中心。这个组织主要宣扬神秘主义、生命能量、命运运势等迷信思想,并向学员收取高额的听课费用。

公司的收益采用“四六分成”模式,公司获得四成,而“师尊”叶正公和“师傅”善海共享六成。

善海表示:“我会留下一部分给自己,其余全部交给师傅。”分级返利模式也是善海与“师尊”商议后确定的。同时,“师尊”也一再强调,由于国家对传销的严厉打击,需要规避法律风险,分级返利不得超过三级。

根据公司管理人员徐小菊等人的供述,他们首先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布“国学”公益宣讲课的广告,以“宣扬传统文化,研究为人处世”为名进行推销。他们通过强调成功、道德和养生等内容,暗中进行欺骗,将名人语录歪曲为他们的“支持论点”。他们口口声声强调“仁义道德”,实际上是为了吸引学员购买付费课程。一旦学员入伙,他们就会大肆宣扬合作返利,并推销改名、化煞、超度和开设佛坛等迷信业务,同时高价销售法衣、法器、养生食品和珠宝等物品。值得注意的是,改名、化煞和超度等专项收益由“师尊”叶正公单独收取,其他人不参与分成

从2017年至2020年7月案发,该组织共收取学员缴纳的合作费达4000余万元,骗取财物超过1.2亿余元

披着善人面具来传销搞钱,良心泯灭

直到被戴上手铐,张莲仍然辩解:“我们的宣传不是为了传承传统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吗?怎么会变成违法犯罪了呢?”

她以及"枢宝斋"公司的管理层都深信不疑地崇拜着"五伦文化"。张莲表示,公司平时也会接到投诉,但他们并没有将其当回事,反而说:"让警察来调查吧,正好看看我们的课程是否传播正能量。"

潘美凤在供述中辩解说:“我们的市场开展是为了救助他人,帮助更多人脱离苦难,吸引更多人参加课程,对于自己和他人来说都是一种修行。”然而,在"师尊"和"师傅"的眼里,所谓的"修行"只不过是赚钱的工具,一旦钱到手,他们对于是否真正传承国学并不关心。善海在供述中表示,他们讲授"五伦奥秘",实际上是为了将叶正公神化;引用先秦典籍,只是为了让学员相信他们与国家发展传统文化的理念是一致的。承办检察官章建表示:“该组织采用对外发展、学员相互介绍、合作人拉拢他人等方式,先发展会员参与免费公益课程,然后再推销付费课程进行洗脑,并设置层级返利方案。他们已经形成了上下级传销组织模式,实际层级超过三级,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罪。”

2021年5月31日,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检察院对叶正公、朱夏平等8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同年11月15日,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判处叶正公、朱夏平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50万元,同时没收违法所得。徐小菊、王舟舟等人也被判处相应刑罚。张莲因犯罪情节较轻,目前被取保候审,检察机关将在后续对其提起公诉。

(文中涉案人物系化名)


阅完此文,您的感想如何?
  • 有用

    249

  • 没用

    103

  • 开心

    2320

  • 愤怒

    23

  • 可怜

    177

1.如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发邮件通知本站,该文章将在24小时内删除;
2.本站标注原创的文章,转发时烦请注明来源;
3.Q群: 2702237 13835667

相关课文
  • 零失误但无缘冠军,肖若腾最新回应体操判分争议

  • 直播间的爆棚人气怎么来的? 上万部移动设备群控自动刷出来的!

  • 90后出纳挪用公司4800余万,花2000多万打赏女主播,成“榜一大哥”

  • 山西寺庙名录

我要说说
网上宾友点评
1 楼 IP 222.168.***.253 的嘉宾 说道 : 1696058255
这年头,洗个头收费i洗个脑也要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