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奥德赛的游戏历史背景

字号+ 编辑: Snake 修订: 呆头鹅甲 来源: 游侠 2021-03-16 14:54 我要说两句(0)

刺客信条:奥德赛是经过古希腊战争历史事件背景所改编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是爆发于古希腊世界量大霸权之间的战争,起因是两大霸权之间的利益冲突不断加剧,以及彼此间的猜疑和内部的矛盾所引发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所谓埃皮丹纳斯的内战,由于内战双方不断升级事件,直接导致了这场地区冲突演变为古希腊世界的全面战争。

如果作为一个玩家的你, 愿意看看这篇文章, 至少说明这款游戏没有白玩。它不止给你带来快乐,也给你带来一些海外的历史知识。

斯巴达所率领的伯罗奔尼撒联盟Peloponneisan League

斯巴达作为一个古老的城邦,其社会结构为,Helot黑劳士,Perioikoi自由民,和Spartiate斯巴达公民。

黑劳士的地位处于奴隶和农奴之间,为斯巴达从事农业活动,并提供食物。其主要人群来源于斯巴达西面的梅塞尼亚地区的居民,斯巴达曾发动几次战争将整个地区的人口变为斯巴达的黑劳士。自由民从事制造业和贸易,并以此为斯巴达服务。因为这两个人群承担起了斯巴达社会中的主要经济活动,所以斯巴达公民全民皆兵,从小就要从事斯巴达式军事训练(Agoge)。所有斯巴达公民都要进行这种训练。由于这种训练,斯巴达组建起了希腊世界的最强重步兵hoplite。这种训练只对两个人例外,那就是斯巴达的两个国王。在这个全民尚武的斯巴达社会,斯巴达人十分明白国王所需要的素质不是以一当十的战斗素质,而是要具有战略眼光,能够随时掌握大局的决策者。在斯巴达体系中所有不符合要求的新生儿都会被抛弃,普通斯巴达人从7岁就要接受军事训练,20-30岁时进入军营服役,并可以结婚,30岁时成为一个完全公民(平等人homomios),可以参加公共宴会。斯巴达的兵役一直持续到60岁。

从整体而言,这个斯巴达的社会内部的潜在威胁十分巨大,黑劳士人对斯巴达人的人口比例达到7比1,而且黑劳士人群极度憎恨这些将他们变为奴隶的斯巴达人。虽热斯巴达高度军事化,但是斯巴达很不情愿对外发动战争,因为黑劳士的人口优势是斯巴达不得不优先考虑这个头疼的内部问题。为了巩固这个社会,斯巴达在公元前6世纪,通过不同的条约和其他城市结成了伯罗奔尼撒联盟,所有盟友宣誓服从斯巴达的领导,斯巴达用自己的武力保障为盟友服务。

斯巴达的盟友有三种,一种是离斯巴达很近的城邦,这些城邦直接被斯巴达控制;第二种城邦离得稍微远点,实力也更强,如麦加拉Megara,埃利斯Elis,曼提尼亚Mantinea; 第三种为离斯巴达遥远的地区霸权城邦只有两个: 底比斯Thebes,科林斯Corinth,科林斯还是整个联盟中唯一拥有一定数量海军的城邦,整个联盟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斯巴达的政治制度被现代学者称为混合立宪制Mixed Constitution,君主制,寡头制,民主制共存。

君主制为双国王制度,两个国王来自不同的家族,相互制衡。职能为军队指挥,执行宗教仪式和司法仪式。

贵族议会gerousia,由28名超过60岁的斯巴达公民组成,这些公民来自于城邦中的特权家族,也承担最高法院的职能(算上国王一共30人)

议会apella,由普通满30岁的斯巴达公民组成。

在整个体系中权力最大的则是由议会一年一度选出的5名督政官(监察官)ephors,不可连任。他们的权力包括接待外国使节,条约谈判,发动远征军等重大提议。而且他们有权控诉国王叛国,一旦督政官发起对国王的叛国起诉,议会通过起诉提议,国王会被立刻移交给贵族议会进行审理。

议会只能被上官召集,只有国王,贵族,督政官有发言权。投票时按照声音大小决定。如果分不清再按人数确认。

斯巴达的威望主要来源于他对其他盟友的强大军事援助,其他盟友为了保住斯巴达这只强悍的军事力量,也愿意在必要的时候帮斯巴达解决黑劳士问题。一旦斯巴达无法支援其盟友,那么斯巴达很容易陷入背叛的危机中。

雅典和他的提洛联盟Delian League

在希腊-波斯战争胜利后,雅典和其他爱琴海城邦为了防御将来可能的波斯帝国的再次入侵而结成联盟。

雅典城邦在建立之初是由众多流放人员组成,由于雅典所在的阿提卡Attica地区是在太过贫瘠落后,很多征服战争都懒得打这个地方,在这样一个安定的环境下雅典逐渐发展起来并成立了直接民主政体。雅典人口众多但是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具有雅典公民身份可参加议会, 约30000人。而这30000人中又分了4个阶级。第一阶级pentacosiomedimni能够生产500单位谷物(货物)的精英阶级,可承担公职; 第二阶级Hippeis骑兵贵族,能够提供骑兵的贵族阶级,可承担公职; 第三阶级Zeugitae中产/自耕农,为城邦提供重步兵hoplite的阶级,在军事改革前没有政治地位,在改革后可以承担公职;第四阶级为thetes,低资产/工薪阶级,为城邦提供海军兵员,起初和中产一样不能担任公职。随着雅典海军战略的实施,经过伯利克里的改革后,也可以承担公职。

雅典最高机构为500人议会(最早为400人)指导全民公投,决策时少数服从多数。决策事物一般包括战争,军队维护,预算,指挥官任免,战争和外交策略等。一年举行不低于40次的机会,战争时期议会规模有所扩大至几千人。地点为普尼克斯山Pnyx。

雅典负责军事的组织为十将军,选举产生,一年任期,可以连任,随时准备接受议会问责。

如果在整个体系中产生了一个威望特别高的政治强人,那么议会会用陶片放逐法Ostracisim将那个人放逐,以此来保护雅典民主体系。伯利克里的前任西蒙Cimon就被放逐了

联盟的成立之初是为了对抗波斯帝国,但是当波斯帝国已不再构成威胁时,这个联盟逐渐发展成以雅典为中心的海洋帝国。雅典靠着银矿和盟友上交的贡金,以及在迪米斯提克里的海军战略指导下,经过长久经营后,在战争爆发前建立起了一支数目达到300艘战船强大的海军。雅典仗着自己的强大海军不断干涉盟友内政,强行向其他不服从的城邦派遣移民和驻军。这些举措导致很多爱琴海沿岸城邦的不满和憎恨。爱琴海隋坦有几个城邦有一定的海军实力(雷斯波lesbos和其奥斯Chios),但是面对雅典这恐怖如斯的海军实力,根本没有勇气来面对这样一个海上霸权。

战争导火索,埃皮丹纳斯内战 Epidamnus

436bc,埃皮丹纳斯(图中左上角)爆发内战,城中的贵族派被驱逐。贵族派为了反攻联合当地伊利里亚人反攻城市,城内的民主派向克基拉(科林斯的前殖民地),Corcyra求救,但是奉行孤立主义的克基拉拒绝出兵。埃皮丹纳斯最终决定直接向科林斯求助,而科林斯同意出兵。

科林斯一直想在西北部的亚德里亚海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样就不可避免的与当时的克基拉产生利益冲突,当时克基拉又是一个地区霸主,海军实力仅次于雅典,有超过100艘战船。由于一个小城的内战,直接导致了量大地区霸权之间产生摩擦。科林斯想以此为契机正式介入西北部的地区事务。

克基拉直到科林斯出兵后,无法再保持孤立主义,否则科林斯在当地站稳脚跟后,地区局势会变得不可控。克基拉直接向城中民主派下达最后通牒:召回贵族,解散守军,遣返科林斯的援军。埃皮丹纳斯无法答应这个要求,于是克基拉部署40艘战船和路上的贵族派一起围攻城市。

科林斯在知道克基拉加入战争后,立刻开始动员自己的盟友来支援自己在埃皮丹纳斯的行动。其中底比斯,和麦加拉参与这次行动,斯巴达没有支持。克基拉低估了科林斯的实力,然后立刻邀请斯巴达的使者去科林斯谈判。斯巴达时这表示愿意和平解决这次事件,克基拉表示愿意接受第三方仲裁,亦可以去德尔菲神喻所接受仲裁。克基拉想利用斯巴达威望来控制科林斯,他也准备在谈判失败的时候考虑和雅典结盟。

科林斯没有明确表示,如果克基拉撤军,那么会考虑他们的提议。克基拉拒绝了,然后科林斯就直接向克基拉宣战,派出了75艘战船,和2000步兵远征埃皮丹纳斯。克基拉出动80艘战船在Leucimne拦截并击败了科林斯军队,埃皮丹纳斯投降。科林斯在战败后,建立起一支更庞大的部队,准备重返埃皮丹纳斯。克基拉无奈之下只能想雅典提议结盟。科林斯知道一旦双方结盟,那么自己的整个战略就付诸东流,也派出使者去雅典,希望阻止结盟。

雅典谈判

克基拉担心雅典会不会为了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往来的偏远城邦去得罪科林斯,甚至和科林斯背后的整个伯罗奔尼撒联盟发生矛盾。克基拉以斯巴达和雅典签署的30年和平条约做文章,说条约并没有规定不许和中立城邦结盟。雅典考虑到如果克基拉和雅典海军合并,那么这对于雅典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但是风险是可能与斯巴达爆发全面战争。

克基拉看出了雅典的忧虑并直言说道,雅典和斯巴达战争不可避免,如果克基拉被科林斯击败,海军就会被伯罗奔尼撒联盟收编,那么雅典的海上霸主地位将朝不保夕。如果统一联盟,那么雅典的海上霸权将进一步巩固。

科林斯见此情况说道,克基拉现在已经和科林斯处于战争状态,所以克基拉不符合中立城邦的条件。科林斯直接警告,如果雅典一意孤行,我们将会成为敌人。

雅典明白克基拉海军对于两个联盟之间的海军实力对比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雅典不得不举行多次上淘来决定下一步行动。雅典做出了一个中庸的决定,和克基拉结成防御性同盟Epimachia。派出了一只10艘战船组成的小舰队,一支无法对战局产生任何影响的小舰队。舰队指挥官是个骑兵出身,而且这个将领的父辈有斯巴达的背景,他没有任何海战经验。而雅典给他的命令是,保持最低限度的干预,除非科林斯进攻,否则不得出战。战场瞬息万变,过于谨慎则错过干预时机;过于主动,又会造成科林斯对雅典态度的误会。雅典的意思是给双方一个面子,希望他们和平解决。

科林斯有之前的战败,在埃利斯和麦加拉的援助下,组织了一支由150艘战船组成的远征军去进攻克基拉,双方在Sybota遭遇,克基拉派出110艘战船迎战,克基拉被击败,参与舰队撤回港口和雅典舰队合并重新设立防线。科林斯海军乘胜追击,即将发动总攻。然而此时,远方又出现了一支雅典舰队,其实议会认为干预舰队规模不足,决定派遣20艘战船支援。但是科林斯误认为这是雅典海军主力,并开始撤退。得到援军的克基拉想科林斯海军宣战,科林斯拒绝出战。

直至此时,雅典的最低干预政策彻底失败。科林斯认为如果想要赢得战争,就必须让斯巴达加入战争。雅典也意识到,雅典和科林斯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伯罗奔尼撒联盟加入战争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雅典立刻开始了战争准备。

提洛联盟内部有不少成员国和科林斯关系密切,为了防止可能的反叛,雅典下令potidaea波提狄亚立刻解除武装,拆除城墙,派出一些人到雅典做人质。这个城邦是科林斯的殖民地城邦也是提洛联盟成员国,叛乱的可能性也最大。然后雅典又对麦加拉实施了贸易禁令法案,为了惩罚麦加拉不顾斯巴达和雅典的反对公然支持科林斯对克基拉的战争。雅典通过此法案威慑其他城邦,也向斯巴达表明了态度。由于这个城邦没有顺从斯巴达的克制态度,所以雅典认为惩罚麦加拉斯巴达也不会太敏感。伯里克利和斯巴达国王阿基达姆斯私下也是很好的朋友,阿基达姆斯在此次事件中也保持了克制态度,避免事件升级。伯里克利也十分明白他这位老朋友在想什么,他猜透了阿基达姆斯,但没有猜透其他势力的存在。

波提狄亚在科林斯的怂恿下,向斯巴达求助。斯巴达的督政官私下决定了向波提狄亚援助的决议。而科林斯也以雇佣军的方式向波提狄亚派遣军队在不违反和平条约的情况下进行战斗。雅典一看情况不对,立刻联合马其顿围攻波提狄亚。

科林斯看到波提狄亚被围攻,麦加拉被实施贸易禁令。科林斯联合了所有对雅典霸权政策不满的城邦向斯巴达施压,企图逼迫斯巴达和雅典开战。

麦加拉首先向斯巴达抱怨,说斯巴达现在的态度根本无法遏制雅典的扩张步伐,如果现在不动手,将来就没有机会了。一些其他城邦不断附和要求斯巴达加入战争。斯巴达面对黑劳士的人口优势时,需要借助盟友的力量来维持局面。如果不能给出满意的答复,这些盟友很可能背离斯巴达的领导。

伯里克利意识到斯巴达正面对来自其盟友的压力,伯里克利表明,雅典的一切行动只为自保,而且雅典会向那些鼓吹战争的城邦进行制裁。以此来表明雅典希望和平,而且也表明雅典实力强大不惧怕任何威胁。

在阿基达姆斯这里,议会认为击败雅典只需一场短期战争,军队开到雅典,逼迫雅典军队出城决战,然后战争结束。阿基达姆斯表示,一场短期战争不足以解决雅典,他说出了三点。1.雅典的城墙可以承受长时间围攻,2.雅典拥有持续稳定的收入来维持这场持久战,3.雅典的海军在质和量上都远高于伯罗奔尼撒联盟海军,可以说是雅典的王牌,是雅典的战略优势。最终他提议说斯巴达会做好战争准备和动员,并在必要的时候向波斯求助。

阿基达姆斯的提议并没有被接受,科林斯已经不满足于击败克基拉了,很多城邦想以此为契机直接瓦解雅典的提洛联盟。最后经过表决斯巴达同意向雅典宣战。

斯巴达的使者在八月下旬进入雅典进行进一步谈判,通过翻伯里克利的旧账迫使他让步。伯里克利表示由于斯巴达向雅典宣战,就已经没有再谈的必要了。他还指出斯巴达曾经擅自杀害在神庙寻求庇护的黑劳士,一边喊希腊自由,一边控制其他城邦。斯巴达就提出了一个要求,废除麦加拉的贸易禁运。很多雅典人听到后已经开是讨论雅典为了一个麦加拉就和斯巴达开战是否明智。斯巴达此时态度依旧为避免战争爆发做出最大让步,斯巴达甚至准备放弃科林斯来换去和平。伯里克利的态度很坚决,说只有通过仲裁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还提出法令已经刻到石板上挂了起来,雅典法律禁止私自把石板拿下来。斯巴达使者说我们没让你把石板拿下来,只要把石板翻过去就行。伯里克利认为这是无理取闹。

斯巴达见此情形立刻提出了一条更加强硬的提议,要求雅典给予所有城邦自由,这就意味着雅典帝国的解体。此时议会上已经分成了两派,强硬派拒绝让步,主和派认为应该撤销法令。无论结果如何,雅典都会遭受不可避免的的打击。如果同意,那就证明雅典的确存在欺压盟友的行为,这对雅典的威望绝对是严重打击; 如果拒绝,斯巴达如果再妥协就等于变相承认了雅典帝国的合理性,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拒绝的结果就只有战争了。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纳闷斯巴达和雅典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闹到如此地步。伯利克里的态度依旧强硬,并向议会表明,斯巴达正在干涉雅典内政,如果此时妥协,将来就会有更多的妥协。

斯巴达方面其实也面临着两难的境地。科林斯和麦加拉的战略意义同样重要。科林斯提供了联盟的海军,如果斯巴达保住麦加拉,科林斯就有可能离开联盟,那么斯巴达连一只存在舰队都凑不出来。反之如果斯巴达保住科林斯而放弃麦加拉。那么斯巴达将失去通往雅典城的唯一一条陆上通道,麦加拉地区多山,只有几条通道可以进出,易守难攻。失去麦加拉意味着,斯巴达的军队就会被彻底锁死在半岛之内,一直无法远征的陆军没有任何意义。

最终双方还是无法达成一致,战争全面爆发。

斯巴达的战略及其目标

斯巴达的目标有三个。雅典城墙,雅典的盟友,雅典海军。城墙为雅典提供了强力的防御,盟友为雅典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财政支持,而海军在维持了雅典的海上霸权。

斯巴达的战略就是召集自己和盟友的庞大陆军,直取雅典城。通过在雅典地区周围不断劫掠迫使雅典陆军出城和斯巴达陆军决战,然后斯巴达军队利用陆军优势,尤其是斯巴达冠绝天下的重步兵,来取得绝对性胜利;或者通过长期围城来迫使雅典投降。然而阿基达姆斯意识到,这套传统战略对雅典是无效的。雅典的城墙完全抵消了斯巴达的陆军优势。而是雅典的海上霸权又确保了雅典在遭受围攻时可以源源不断的从海上得到补给。如果想在雅典帝国内部制造混乱肯定需要海军。但是斯巴达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人力在短期内来组建一支能够击败雅典海军的舰队。在开战初期,斯巴达只有100艘战船,而且斯巴达连能够操作这些战船的海军人员都凑不齐。

雅典战略及其目标

雅典在陆军方面,只有不到3万的重步兵。而斯巴达人第一次入侵阿提卡地区的军队就高达6万人。在陆军方面雅典毫无胜算。雅典只能依靠城墙来牵制斯巴达陆军的行动。雅典的城墙不仅把雅典城保护起来了,雅典也把比雷埃夫斯港口用城墙保护起来了。更妙的是,雅典还把港口和雅典主城用城墙相连。也就是说,只要保证当地区域的制海权,雅典就可以通过海运,不断将粮食补给送至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再通过城墙把粮食运回雅典主城。理论上来说,雅典可以承受无期限的围攻。

截屏2021-03-23 上午12.00.59.jpg

雅典的优势力量在于海军。雅典海港里至少有300艘战船可以行动,除此之外有大量地后备资源来补充舰队规模,雅典的盟友Lesbos雷斯波,希奥斯Chios和克基拉还可以提供额外近100艘战船。除了战船数量的优势外,雅典海军的船员素质也是顶尖的。

实行这样的海军战略需要庞大的财力支持。雅典在当年的收入为1000塔伦特(400为内部收入,600为盟友贡金)

1塔伦特=6000德拉克马Drachmae 1德拉克马为一个技术工匠在旺季一天的工资。

开战时雅典的财政储备为国库里的6000塔伦特,尚未铸成货币的500塔伦特,价值40塔伦特的城中雕像上的黄金挂饰。跟雅典相比,斯巴达的财政可以说用穷酸来形容,所以斯巴达在财政方面一直实行紧缩政策。

雅典财政能否维持多长时间战争完全取决于斯巴达的战争意志。他们认为斯巴达攻势顶多能坚持一个月。

雅典第一年的战争部署100艘战船进攻伯罗奔尼撒半岛,70艘战船协助对波提狄亚的围攻,30艘防御艾维厄Euboea(雅典把牲畜转移到这个岛上)。一共200艘战船在作战。而这一年海军的维护费用为1600塔伦特(出海八个月)。围攻波提狄亚的3000陆军一年的维护费为420塔伦特(步兵每天工资1德拉克马,仆从也需要工资大约也为1德拉克马)。总体计算后,雅典一年的战争资金支出超过2000塔伦特。

伯里克利认为在去除1000塔伦特城邦应急资金加上盟友贡金,一共有6800塔伦特来维持三年时间的战争。所以伯利克里的战略是利用海军四处出击不断劫掠袭扰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沿海地区,不断削弱斯巴达的战争潜力和抵抗意志,在斯巴达无法维持战争的时候,迫使斯巴达求和。伯里克利认为3年的时间足够让斯巴达认清形势。然后向雅典求和。

游戏主角所在的出生地,凯法洛尼亚岛Kefalonia,以及西边游戏中未呈现的扎金索斯Zacynthus岛,是雅典海军的重点占领目标。凯法洛尼亚是封锁科林斯海湾的重要基地。而扎金索斯产的一种焦油可以涂在战船上,从而防止海水侵蚀并减低维护成本。当玩家进入雅典城后,可在pnyx普您克斯山上看见正在演讲的伯里克利和克里昂cleon。克里昂认为伯利克里的战略太过消极,如此避战行为真是不知羞耻。伯里克利明确表示虽然这个战略消极,但是能够赢得战争。

很多雅典人也认为斯巴达并不会多次进入阿提卡地区进行劫掠太长时间。但是斯巴达为了逼迫雅典求和,他们的军队一直在雅典人的眼皮底下进行破坏行动。在城中避难的雅典人看到自己的私人财产被斯巴达军队摧毁殆尽。看是将怒火全部倾泻到伯里克利身上。而克里昂正利用了这次机会来不断向伯里克利施压,企图夺得雅典政治的话语权。

表面上这只是一次应对策略上的一次争论,其实这是伯里克利所代表的大农场主阶级和克里昂代表的新兴资产阶级(贸易,制造业)阶级的长久间的矛盾对抗。伯里克利的祖先跟雅典城的建立者有关系,而这些把持雅典政治的传统贵族,是从事农业的贵族阶级。在道德上他们认为只有通过农业致富才是最正当的职业,所以这些传统贵族在道德上就瞧不起这些通过制造业,贸易打成财富积累的新兴富人阶级。所以克里昂想要竭尽一切方式在政治方面击败伯里克利。幸运的是,伯里克利的政治网络遍布雅典各个重要部门,他本人的演讲口才又极其出色。在将军们和其他幕僚的强烈支持下,伯里克利的地位虽然不断受到政敌攻击,但是他的领袖地位仍无可动摇。

虽然这时候伯利克里的战略被成功实施,但是战略效果却没有达到预期。围攻波提狄亚的战斗仍在继续,而且已经耗费了2000塔伦特,远超当初设想。雅典海军对半岛沿岸的劫掠反而激怒了敌人,很多城邦要求斯巴达继续战争。雅典的沿海作战效果甚微,雅典的军队无法深入斯巴达腹地,一旦孤军深入,就会被斯巴达以优势兵力消灭。对沿海地区的劫掠并没有让斯巴达的核心领土受到打击,而且斯巴达长期实行节俭的财政,所以属于穷日子过惯了,无所谓。

更严重的是,雅典城中爆发了瘟疫,在这场瘟疫中近三分之一的人口丧生。战略效果不明显,陆上作战的消极抵抗,瘟疫横行,城外部农田被破坏,战争资金储备消耗过快。雅典民众的怒火再一次被引燃,这次伯利克里的政敌们又一受贿的罪名起诉伯里克利,本来应当被判处死刑的伯里克利,被他的幕僚们运作为缴纳一笔重金罚款了事,但是伯里克利却被暂时驱逐出雅典政治舞台。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的支持者们极力维持着伯利克里的战略,直到他在被选举来领导雅典。但是他再一次领导雅典的时候,他的生活也并不轻松,他仍被雅典民众非议着,不断的被政敌们攻击。雅典的瘟疫也感染了伯里克利和他的家人们,他的两个儿子都死于瘟疫。最终伯里克利在临终前乞求议会能够给他的幸存儿子小伯里克利赋予公民身份。伯利克里的情人是米利都人Miletus,正是在游戏中兴风作浪的高级妓女阿斯帕西娅Aspasia。因为她不是雅典人,所以他们的儿子不应当获得雅典公民身份(只有雅典公民身份的要求是父母必须都是雅典人,这条法律是伯里克利在20年前颁布的)。但是伯里克利的请求被议会准许了。429BC,雅典的伯里克,由于瘟疫缠身与世长辞。(奥德赛中他是被邪教第一战士Deimos杀死)

天才将军迪莫斯梯尼Demosthenes

一个天才的将领在游戏中却仅是一个发布刺杀军事执政官支线任务的NPC,他站在雅典卫城的雅典娜神像下挠头抠脚。历史上他参加了西西里远征,在远征军全军覆没后被俘, 和尼基阿斯一并被处决。对应的是斯巴达将军吕山德给你发布刺杀执政官任务,也是一个很有战略头脑的将领,最后吕山德指挥的阿基斯波塔米之战,一锤定音结束了长达27年的战争。

迪莫斯梯尼是一个在雅典阵营中少有的有战略头脑,运用多变战术的将领,尤其是他的轻步兵战术。游戏中还原的皮洛斯之战battle of Pylos,420斯巴达士兵被俘(其中有120个来自斯巴达精英阶级的士兵)这可是占整个斯巴达军队十分之一的士兵被俘,布拉西达受伤,使斯巴达在政治上,军事上受到严重打击。这一战便是迪莫斯梯尼的杰作。

426BC,雅典为了打击和削弱伯罗奔尼撒联盟中的强力城邦科林斯在科林斯湾和爱奥尼亚海的势力范围,从而加强从科林斯湾对半岛的战略包围。为了巩固雅典在阿卡纳尼亚Acarnaia的影响,雅典响应诺帕克图斯Naupactus的求助,派出迪莫斯梯尼帮助他们驱逐威胁他们的埃托利亚Aetolia土著。诺帕克图斯的居民多为从梅塞尼亚地区的斯巴达黑劳士人口,在几十年前的冲突中,雅典特意将这些逃跑的梅塞尼亚人安置在此,就是为了以后在科林斯湾建立一个亲雅典的城邦来协助雅典在科林斯湾的军事行动。此次行动的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意义,对梅塞尼亚人的帮助可以让更多为斯巴达服务的梅塞尼亚人的逃离斯巴达人的控制,从而在内部为斯巴达制造混乱。

他收到的命令仅仅是协助诺帕克图斯,但是他脑子中想的可不仅仅局限于保护盟友这么简单。他的计划利用手头的这些当地援军直接打穿东边的埃托利亚,然后收编这些军队继续向东,然后进入福基斯,再联合福基斯的军队,直接从后方入侵比奥夏Boeotia地区,和尼基阿斯率领的雅典军队合并击破底比斯,将这个斯巴达的主要盟友之一的底比斯彻底击败,从而大幅削弱伯罗奔尼撒联盟的力量。

但是事情在一开始就出了问题,来自克基拉的海军听说要东进立刻要求返回,原因是他们不愿在不熟悉的水域战斗,而这些本地盟友军队也拒绝离开他们的领土去作战。还有本应该和迪莫斯梯尼会和会和的奥佐利洛克里斯军队(Ozolian Locris)的轻步兵军团却没有到来。迪莫斯梯尼知道如果想完成此次战役,他必须借助轻步兵的标枪来进攻这个山地地形为主的地区。他现在仅仅能依靠来自30艘战船的300名海兵可用

迪莫斯梯尼直到取胜的唯一方法是趁着埃托利亚人没有完成集结的时候各个击破。然而此时他不知道的是,埃托利亚人已经完成了集结,在他进入他们的领土后一拥而上,用海量的标枪围攻迪莫斯梯尼,随军的希腊弓箭手虽然压制了埃托利亚人的进攻,但随着队长阵亡,弓箭手很快就溃退了。迪莫斯梯尼损失了120人,并撤回了诺帕克图斯。这样的损失并没有阻止迪莫斯梯尼继续进行战役,他总结了经验教训,并在将来的战斗中让这些经验为自己所用。

斯巴达接受了埃托利亚的邀请,派出3000军队来援助埃托利亚。见此情形,迪莫斯梯尼厚着脸皮去求那些曾经放弃支援他的阿卡纳尼亚人,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同意派出一支千人部队来支援诺帕克图斯。斯巴达军队见敌方援军到达,便放弃了突袭城市的行动,退回埃托利亚。

斯巴达将军Eurylochus收到北边安布拉西亚Ambracia人的委托,安布拉西亚劝说斯巴达军队去帮他们进攻他们的邻居,他们让斯巴达相信,此举可以让整个地区成为斯巴达的盟友。迪莫斯梯尼知道后立刻率领军队北上,在Olpae和Amphilochian之间和斯巴达军队遭遇,双方隔着一条干枯的河流对峙5天。

他意识自己的军队数量处于劣势,他利用自己中央方阵作为诱饵,然后在方阵一侧的一条布满灌木丛的小路上埋伏了400重步兵和轻步兵,目的是为了在斯巴达向他的侧翼包抄时,利用这支奇兵迂回到斯巴达方阵后方进行攻击。Eurylochus刚开始是为了等待盟友军队,但是后来他认为就算没有盟友军队,他的军队已经比迪莫斯梯尼的军队人数更多。斯巴达军队决定进攻,当eurylochus亲率的左翼开始包抄雅典军的右翼时。迪莫斯梯尼发动奇兵,埋伏的军队立刻向斯巴达军队背后冲击,这样的突然袭击规模虽小但是如此产生的突袭效果立刻将斯巴达军队的阵型分割。然后整个方阵开始溃败,斯巴达的将军们在溃败中阵亡,大批斯巴达军队在溃败中阵亡,残存的军队撤退进入Olpae。

新的斯巴达指挥官Menedaius,发现自己被围困在Olpae。没办法他只能向迪莫斯梯尼求和。迪莫斯梯尼同意放他们离开,但是此时他有一个更为巧妙的诡计,他跟斯巴达军队达成了一个秘密协定,就是他只让斯巴达和他盟友的军队离开,本地军队不能离开。他之所以这么干就是为了让这个地区的人认为斯巴达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从而让斯巴达和本地城邦之间产生摩擦和猜疑,并让斯巴达在政治上受到损失。然后消息却走漏了,本地军队和斯巴达军队一块逃跑,时间已经来不及解释了,迪莫斯梯尼立刻追杀了本地军队,然后放过了斯巴达军队。

此时安布拉西亚人的援军赶到,迪莫斯梯尼立刻运用起来了他刚学会的轻步兵战术做出了部署,一部分守住道路,另一部分通过山地迂回到道路两侧,埋伏起来。然后当安布拉西亚人快进入埋伏圈时,他让一个梅塞尼亚人用当地口音欺骗了他们,等他们进入包围圈后,迪莫斯梯尼下令攻击。第一波攻击就击溃了安布拉西亚人,幸存的人沿路逃跑,然后这些以轻步兵为主的安布拉西亚人,正面撞上了守在出口的重步兵方阵预备队。剩下的人看见路口被封死了,就开始往海边炮,结果又撞上了在海边的迪莫斯梯尼的雅典舰队。这一场战斗给了当地人的军队毁灭打击,击杀敌人的数目巨大到连修昔底德都不相信,所以他拒绝把伤亡人数写出来。

此次战役后,斯巴达军队撤退,当地人见到迪莫斯梯尼的天才般的战略战术后,和雅典提出议和,并保证不再参与到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中。安布拉西亚人甚至向他们的宗主城邦科林斯求助来保护他们的安全,由此可见迪莫斯梯尼基本上把安布拉西亚人的军队消灭干净了,他们只能靠别人保护他们自己了。天才一般的迪莫斯梯尼仅仅依靠来自雅典的20艘战船,和几十弓箭手,以极小的代价就确保了雅典在西北部的制海权并把斯巴达陆军逐出当地。

皮洛斯之战battle of pylos

425BC,雅典的战略方向仍然围绕着西西里,亚得里亚海的克基拉而进行。西西里的雅典盟友们在叙拉古的攻势下岌岌可危,急需援助。克基拉的爆发内战,内战中幸存者逃到城外,在斯巴达的支援下开始围攻城市,克基拉向雅典求援。此时的迪莫斯梯尼则提议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西部,梅塞尼亚Messenia地区进行军事打击和一系列的破坏活动。

雅典议会认为西西里,克基拉,和梅塞尼亚Messenia这三个目标都跟雅典利益相关。但是此时雅典没有足够的资源在三个战略方向同时部署足够的兵力,但是雅典议会都想照顾到这三个方向,于是就命令Sophocles和Eurymedon率领舰队支援西西里,在经过克基拉的时候顺道帮一下克基拉(雅典还不知道克基拉的情况),在到达克基拉之前,迪莫斯梯尼也可以顺道借用一些这些舰队。

在途中,他们得到克基拉被围攻的消息,立刻加速行军希望解决克基拉的围攻,但是迪莫斯梯尼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这两个将军。说我们应当在梅塞尼亚地区的皮洛斯登陆并建立永久基地,然后我们以此基地为支撑,劫掠梅塞尼亚甚至斯巴达所在的拉科尼亚Laconia地区,从而引起当地黑劳士人口的大规模叛乱。而且旁边就是一个天然良港纳瓦里诺湾Bayof Navarino可以停靠大舰队,周围石材,木材充足,足够用来修建基地。此地离斯巴达较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在斯巴达军队到来前巩固阵地。

两个将军认为迪莫斯梯尼的想法太异想天开,而且他们仍然决定支援克基拉。迪莫斯梯尼说不需要你们的舰队停留太长时间,只要把基地修建完成,留下一小股部队驻守,你们就可以走了。而且他还强调,如果斯巴达知道我们在皮洛斯建立基地的话,他们一定会从克基拉撤军的。然而两个将军仍然不为所动,仍然决定去克基拉。命运眷顾勇者,此时海上突然刮起了风暴,整个舰队停滞不前,众人只能接受迪莫斯梯尼的建议。他们用六天时间修好基地,便留下了迪莫斯梯尼和一小支部队和5艘战船驻守。

斯巴达此时正在庆祝节日,而且他们的军队又去入侵阿提卡了。他们得知雅典人在皮洛斯登陆后并不在乎。他们认为雅典以前的登陆部队规模更大,最终也不过坚持了几天,就算他们真的打算长期驻扎,斯巴达军队也可以轻易地把基地攻下来。此事而国王阿基斯Agis由于天气原因和后勤,在阿提卡只待了15天就匆匆返回斯巴达。

此时围攻克基拉的的斯巴达海军指挥官Thrasymelidas立刻意识到局势不妙,然后率领60艘战船,绕过雅典支援舰队,返回支援皮洛斯。此时斯巴达的组织了一些自由民和尚未出发的斯巴达军队立刻赶赴皮洛斯。

迪莫斯梯尼见势不妙立刻派出战船追上路过扎金索斯的支援克基拉的舰队,让他们掉头快回来。斯巴达知道雅典舰队已经在支援的路上。他们认为攻下这一座小规模驻军基地轻而易举。他们想要在南边的斯**蒂利亚Sphacteria岛抢先筑营,防止雅典军队支援,然后再利用舰队封锁纳瓦里诺的出海口。然而他们发现入海口太过宽阔,就算集结所有舰队都不可能完成封锁。于是他们决定将战场设在斯**蒂利亚南部。然后把一支420人的军队和一些黑劳士驻守放到了岛上。他们认为60艘战船对阵雅典40艘战船优势很大。

在皮洛斯的迪莫斯梯尼现在手头没有足够的重步兵来组成方阵。他现在只有600装备柳条盾的普通步兵和40当地过来支援的梅塞尼亚重步兵和他们的额外装备后才能组建一支90人的重步兵方阵。他将大部分士兵部署在加固后的木墙后,自己亲率60重步兵,亲自把手最南端的滩头阵。不出所料,斯巴达果然在这里进行登陆作战。斯巴达著名的布拉西达Brasidas(游戏中还原的人物)作为海军参谋也在登陆部队中。经过两天作战,斯巴达军队仍未攻下皮洛斯,布拉西达也因为伤势问题撤离战场。

第三天,雅典的舰队才支援途中不断召集盟友舰队,此时雅典舰队的规模已经达到50艘。雅典海军一到,就向斯巴达海军发起进攻,斯巴达海军被打败,岛上的420名斯巴达士兵(占整个斯巴达军队的十分之一)陷入绝境,他们立刻提出停战要求,并派出使者前往雅典谈判。

(尼基阿斯和克里昂唇枪舌战中......)

谈判破裂,开始攻坚

迪莫斯梯尼辅助克里昂来进攻斯巴达军队,斯巴达军队的营地被树林环绕,迪莫斯梯尼根本无法得知斯巴达军的部署和人数。命运眷顾勇者,此时一支雅典军小队由于想吃热饭菜,而皮洛斯的环境生不了火,于是他们来到了斯**蒂利亚,结果他们生火的时候不小心把树林点着了,整个树林被烧得一干二净,斯巴达军队全部暴露在迪莫斯梯尼的视线中,他发现斯巴达军队比他想象的要多。他然后把手头所有的军队都部署到了岛上,包括8000战船桨手,800重步兵,800弓箭手,2000轻步兵。然后他又命令所有轻步兵弓箭手抢占所有高地,彻底包围了斯巴达军队。雅典重步兵逼近斯巴达重步兵方阵后站定,轻步兵,弓箭手开始射击。斯巴达向这些高地突击,这些轻装部队立刻撤退,等斯巴达人撤退时他们有回来又继续射击。在一片混乱中,斯巴达残余军队逃向岛的北部,最后见撤退无望,强敌环伺,他们选择了投降。此次战斗中斯巴达军队损失128人,292被俘包括120人的斯巴达精锐公民。

斯巴达人居然投降了,这个消息很快在希腊世界炸开了锅,雅典民众的心情无比高涨,雅典借此机会提高了盟友的贡金额度,表示要继续战争。大量的黑劳士开始脱离斯巴达人的控制,诺帕克图斯也加强了对斯巴达领地的劫掠。而在此次战斗中抢人头的克里昂又收到到极高的礼遇,并连任将军,步入巅峰。迪莫斯梯尼则继续驻守在皮洛斯。

布拉西达Brasidas(麦加拉争夺)和比奥夏Boeotia联盟的联合作战(德利姆之战)

布拉西达是斯巴达在战争初期被雅典全面压制的情况下,通过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帮助斯巴达在第一阶段战争末期扳回了局势。布拉西达在战争初期就展现了出色的谋略,当雅典海军开始全面侵袭半岛海岸线时,他在Methone利用手头有限的以黑劳士组成的兵力,利用雅典登陆部队分兵的实际,发动攻击,击退了雅典侵略军。他因此被提升为指挥官,领军作战。他几乎参与了所有雅典对斯巴达的重要战斗。他的对手都跟他旗鼓相当,在429/8BC在科林斯湾遭遇了弗尔米奥,(游戏中没有出现的谋略惊人的雅典海军将领,也是个名将,死后葬在伯里克利旁边,其军事能力可想而知),作为海军参谋的他亲眼目睹了先后将近120艘战船被雅典的弗尔米奥率领的20艘战船击败,(这两场海战打的比迪莫斯梯尼的陆战更加惊心动魄)上千人被俘虏。在425BC,在皮洛斯pylos,亲眼目睹了迪莫斯梯尼生擒斯巴达精锐部队,然后自己受伤撤离。

424BC,雅典已经完全放弃了伯利克里的防御战略,雅典已经开始在陆地上开始战略进攻,他们首先的目标就是雅典西北部的麦加拉Megara和北部的比奥夏Boeotia。由于雅典的海上封锁和陆上劫掠,麦加拉处境愈发悲惨,此时城中的民主派也因为寡头派封锁了西部的Pegae港口,斯巴达驻军占领了尼西亚港口Nisaea而遭到民众不断施压。民众希望召回流放人员,从而让麦加拉恢复正常。民主派害怕遭到报复,秘密和雅典派到此地的曾在阿卡纳尼亚凯旋的迪莫斯梯尼合作,想借助雅典的力量来彻底驱逐流放人员和斯巴达驻军。如果跟雅典合作,城邦也会在雅典的保护下重新繁荣起来。最终尼西亚港在麦加拉叛徒的帮助下被迪莫斯梯尼和希波克拉底(不是古希腊名医,重名而已)水陆夹击,立刻被攻陷。紧接着4000重步兵和600骑兵进驻港口巩固阵地。

城中民主派想了个更毒的计策。麦加拉跟雅典积怨太深,民主派知道无法让民众同意和雅典结盟。由于之前跟雅典军是秘密商议,所以城中他们自己人并不知道雅典军是自己人。他们想让自己的军队去攻击雅典军,然后在自己身上做记号,利用雅典军和来清除不听他们的民众。结果阴谋败露,民众关紧城门,等待斯巴达的援军。民主派害怕被报复,而寡头派也不想在此关键时刻引发内战。他们都在此时观望局势,等斯巴达军和雅典军一分胜负后,再做决策。

比奥夏联盟知道一旦麦加拉被雅典占领,那么他们和斯巴达之间的路上通道就会被切断,整个比奥夏地区就会被孤立出来,那么雅典就可以集中力量攻陷比奥夏。此时比奥夏联盟决定给正在当地驻扎的布拉西达援助了2200重步兵和600骑兵,结合他自己的部队及各路援军,他一共有超过6000人的部队。他带领部队进入麦加拉地区后并没有给予发动进攻,他明白他此时的兵力远远超过雅典守军,雅典守军一旦出击便毫无胜算。他相信这支部队的规模足以让雅典守军心生退意。如果真是这样,他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占领麦加拉城并稳定局势。不出所料,雅典最终撤军,麦加拉重回寡头掌握,并坚定地站在了斯巴达一边。

迪莫斯梯尼看见麦加拉地区已经失去控制,边将目光投向了北边的比奥夏地区的比奥夏联盟。迪莫斯梯尼想利用比奥夏西边的Siphae,Thespis港,Chaeronea中的亲雅典势力的帮助下直接武力控制城市,然后雅典主力军攻占东部的德利姆Delium建立要塞,自己在西部边境建立要塞。他想利用在比奥夏联盟集结军队前同时出其不意的占领多座城市的战略效果让其他城邦意识到底比斯现在已经很虚弱,所有对底比斯不满的城邦立刻起兵加入雅典一方。就算局势不明朗,雅典仍然可以在比奥夏地区内构建要塞,进行长远打算。

迪莫斯梯尼发现完成这个计划需要一支庞大的军队,他还能先去西北部地区召集盟友军队。然而迪莫斯梯尼刚走,整个计划泄露,比奥夏联盟开始集结军队。按照迪莫斯梯尼设想,希波克拉底率领的雅典主力军和迪莫斯梯尼的军队同时在东西部发动进攻,东部的雅典主力军被底比斯主力军吸引过去,然后迪莫斯梯尼就趁虚而入攻占城市。但是由于消息败露,迪莫斯梯尼的部队提前就位,底比斯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差,集中兵力巩固了尚未起兵的西部地区防御,迪莫斯梯尼的西部攻势失败。

德利姆之战

在东部的希波克拉底将军在没有被敌方干预的情况下,用7000重步兵和10000盟友部队成功修筑了要塞。修筑完成后,他等待迪莫斯梯尼到来,他此时还不知道迪莫斯梯尼的西部攻势已经失败。此时比奥夏联盟已经在离德利姆不远的塔纳格拉Tanagra集结起了7000重步兵,1000骑兵,10000轻步兵和500皮盾标枪兵。虽然有本地作战优势和兵力优势,但是随行的9名联盟官员中除了两个来自底比斯的官员外都拒绝作战。

此时整个军队的总指挥帕共达斯Pagondas分析了局势认为整个军队应当立刻进攻。两支希腊式重步兵对抗,在本土作战的防守方由于是农民们是为了捍卫自己财产作战,所以获胜几率很大。双方将领都明白这一点,帕共达斯明白此时意识到雅典军队已经撤出了本土,所以他的战前演讲就集中在为了将来不能被雅典人奴役而战。而希波克拉底的演讲内容是:“如果我们今天赢了,斯巴达没有比奥夏联盟的强力骑兵,他们永远不可能进入阿提卡”。决战即将打响。

决战双方之间隔了一座山脊,双方在山脚下布阵。帕共达斯,摆出了传统的重步兵中央,骑兵,轻步兵两翼的阵型。唯一特殊的是,他在方阵右翼底比斯重步兵方阵的纵深增加到25排,而不是普通的8排(此后底比斯的依帕米农达斯,和马其顿的菲利普二世,也有过类似布置)。帕共达斯的战略是利用方阵右侧的底比斯精锐300重步兵方阵(由精英阶层组建的职业军人)。击溃雅典军左翼。然后利用骑兵和轻步兵巩固自己的左翼,防止被雅典重步兵包抄。

当比奥夏联盟军队爬上山脊开始想对雅典军进攻时,希波克拉底将军还在演讲。当发现敌情后, 他立刻命令雅典军右翼包抄比奥夏联军左翼,他知道,山脊两侧的山谷会限制比奥夏的骑兵和轻步兵发挥战斗力。不出所料,雅典军很快就击溃了比奥夏联军的左翼。而此时比奥夏联军的右翼进攻缓慢,雅典军虽然退却但是却没有崩溃,而自己的左翼却崩溃了。在此危急时刻,帕共达斯使用了一个精妙的战术安排,他命令自己右翼的骑兵单位,利用山脊作掩护立刻支援自己已经崩溃的左翼。由于山脊阻挡视野,雅典军根本没有发现这支骑兵部队。而左翼的雅典重步兵已经开始追击,所以阵型已经散乱,此时比奥夏骑兵立刻发起冲击击溃了雅典右翼的军队。此时比奥夏的右翼成功击溃了雅典军左翼。整个雅典军开始溃败。最后雅典军损失了超过1000重步兵,和大量轻步兵,包括希波克拉底将军。

这场战斗意义深远。一部分是因为苏格拉底和亚西比德都参加了这场战斗,苏格拉底作为一个重步兵战斗,而亚西比德作为一个骑兵出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帕共达斯的战略实在太过超前,集中优势兵力,形成局部优势消灭敌人部分兵力然后扩大优势。而且这场战斗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例有记载的友军误伤,雅典军右翼卷击比奥夏联军时,误将部分雅典军当作敌人误伤。由于雅典在德利姆的重大失败,不得不使雅典重新思考新的战略。迪莫斯梯尼的战略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少了一点运气,他应当在当地局势稳定时登陆。德利姆的雅典军没有必要和比奥夏联军战斗,战略目的已经达到,退路畅通安全撤退就可以,结果事与愿违,整场战役以雅典的惨痛失败告终。

布拉西达的色雷斯战役与安菲波利之战battle of Amphipolis

当布拉西达在比奥夏和雅典对抗之前就已经开始为斯巴达扳回局面。他当时带领了700精选的黑劳士重步兵和1000雇佣重步兵向色雷斯地区进发。他们的目标是安菲波利Amphipolis。这个城市对雅典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这个城市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木材维持着雅典的庞大舰队。而且它的地理位置又靠近雅典的运粮航线。如果斯巴达控制这个城市,那么斯巴达会削弱雅典的海军优势并威胁雅典的运粮生命线。

然而通往往色雷斯的路程危机四伏。斯巴达在希腊北部有只有一座新建立的殖民地Herclea。而且斯巴达在希腊北部影响力不足,当地人对斯巴达态度尚未知晓。尤其是他们必须路过塞萨利Thessaly地区。塞萨利引以为傲的骑兵对于一只孤军深入的重步兵队列来说可是一个严重威胁。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得到当地人的补给。布拉西达认定,马其顿国王佩尔迪卡斯Perdiccas虽然时不时和雅典结盟,但是他始终认为雅典是个难缠的敌人。而且卡尔基斯地区自从战争开始就不断反抗雅典的统治。布拉西达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当他抵达塞萨利时,布拉西达凭借一些外交手段得到了塞萨利的协助并且塞萨利直接派出护送队伍送他们到了马其顿。为了和马其顿的佩尔迪卡斯巩固联盟。他答应帮助进攻马其顿的敌人Arrhabaeus,但是布拉西达临时决定为双方进行仲裁。这一行为让佩尔迪卡斯感到不快。作为回应,他削减了对斯巴达军队的援助。

布拉西达在进入卡尔基斯半岛时,他决定使用Acanthus作为进攻安菲波利的前进基地。他想要以和平的方式来获取这个城市的支持,于是他独自一人进入城市开始谈判。他表明了斯巴达是为了解放他们而来,不会干涉他们的内政。最后,布拉西达表示如果不答应,你们城外的粮食就别想要了。Acanthus居民表示会起兵反抗雅典。

布拉西达在12月到达了安菲波利。这座城市坐落于斯特里蒙河StrymonRiver的弯道处,三面环水,唯一的陆上部分又被城墙保护。在西部只要有一座横跨的桥来连接城市和西岸地区,只要部署小只海军就可以保护城市免受攻击。虽然这座城市受雅典控制,但是城中但部分居民都来自临近地区,他们都极其敌视雅典。布拉西达所到之处,很多城市都宣布起兵对抗雅典。布拉西达利用一场大雪接近了渡桥,渡桥守卫疏于防备直接被叛徒拿下。布拉西达的军队随之立即度过桥梁开始劫掠城外的农田。由于布拉西达没有趁着城中守军没有反应过来时候进攻城市,导致了他错过进攻城市的最佳时机。现在城中守军已经做好防御准备了。

城中的雅典守军指挥官Eucles立刻向驻扎在Eion的雅典舰队求助。指挥这支舰队的正是著名的修昔底德Thucydides,《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作者。然而此时修昔底德却并不在城中,他在不远的萨索斯岛上Thasos。他自己在书中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在这决定战局走向的时刻却不在岗位。如果他来支援安菲波利,战局一定会发生变化。布拉西达知道强攻城市毫无意义,于是他决定劝降。他说城中居民想留想走随便,财产处置随便。

当修昔底德得治安菲波利的情况后急忙带着7艘战船返回Eion,但是为时已晚,安菲波利投降。修昔底德被召回,雅典认为修昔底德应当为这次事件负全权责任,而放任斯巴达夺取桥梁,没有组织抵抗的Eulces却没有受到审判。修昔底德的为自己辩护时也提到,为什么只罚我不罚他。陪审团的焦点仍是他当时为什么不在Eion而是在萨索斯岛。修昔底德说他有正经公务在身所以他必须去萨索斯岛,然而这并不能撤销他的指控。克里昂指控修昔底德叛国成功,修昔底德最终被流放。

布拉西达夺取安菲波利后,开始制造战船,并向斯巴达请求援兵。整个地区在得知斯巴达攻陷安菲波利后,纷纷宣布脱离雅典控制。雅典明白安菲波利的重要性,也派出军队试图稳住当地局势。然而斯巴达却拒绝给布拉西达派兵,因为很多人想利用这场胜利作为筹码去和雅典谈判,从而换回在皮洛斯被俘的斯巴达俘虏。还有一点就是,雅典在皮洛斯的要塞还没有被攻下来,此时分兵无疑意味着斯巴达门户大开。在雅典,由于在麦加拉,比奥夏,安菲波利的失利,雅典的主战派受到严重打击,雅典终于决定开始和斯巴达开始和平谈判。

斯巴达同意了雅典的停战协议,期限一年,内容主要是维持现状,所有军事行动暂时中止。虽然斯巴达和雅典同意停战,但是他们的盟友们却仍然频频制造摩擦。安菲波利邻近城市Scione宣布脱离雅典控制,并将布拉西达奉为解放者。此时布拉西达听到停战消息后大为震惊,他没想到双方居然停战了,他本来想直接把雅典打服。更严重的是,Scione是在停战协议生效后,宣布脱离雅典控制,那就意味着这个城市的行为属于背叛,他们会受到雅典最残酷的报复。果然,克里昂直接说要惩罚这个城市,所有人都要被处死。议会通过了克里昂的提议。布拉西达派出一支部队帮助防守Scione,这是公然违反停战协议的行为。尼基阿斯的雅典军队登陆在卡尔基斯地区后击败了一支斯巴达军队,然后准备攻击Scione。斯巴达想派出军队支援布拉西达,但是此时塞萨利只允许几名将领和官员通过。这些官员目的是直接控制安菲波利和附近的几座城市,但是这会让布拉西达的在当地的努力白费。布拉西达说要保障他们的独立,但是此举明显是打破了这个承诺。布拉西达担心以后斯巴达在这个地区的存在会越来越困难。而且马其顿国王佩尔迪卡斯也忙于自己的事务,顾不上对布拉西达的支援

由于布拉西达违反停战协议,而斯巴达也不断派出援军支援布拉西达。雅典最后失去了耐心。

422BC,克里昂被选为将军,他率领30艘战船,1200重步兵,300骑兵和来自盟友的大量辅助人员前往安菲波利。

布拉西达的兵力和克里昂的兵力差不多,他知道自己作为守方有很大的优势。克里昂登陆并没有急于攻击安菲波利,而是先攻占了附近的几座城市,然后把军队集结到Eion做好攻打安菲波利的准备。克里昂此时成功和布拉西达的前盟友马其顿的佩尔迪卡斯结盟,色雷斯国王也和克里昂结盟。双方同意派兵援助。克里昂想等到援军到达后发动进攻。

布拉西达意识到这个威胁,于是他把主力带到城外西南部的一个小山丘Cerdylium上,这样他可以观察到克里昂的一举一动。克里昂不久就把部队带包了安菲波利的东北部排开阵型后观察城市,修昔底德在书中说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克里昂在援兵未到的时候要把军队带到离敌人如此接近的地方。布拉西达不想一拖再拖,时间拖得越久,形势对他越不利,他也分析到克里昂在援军未到的情况下不会主动进攻。于是他决定在克里昂的援军到来前主动向克里昂发动攻击。

布拉西达此时展现了他精妙的策略。首先他命令Clearidas率领150人和他在北门(色雷斯门Thracian Gate)集结,并开始战前祭祀。克里昂看见斯巴达军队开始集结和祭祀,他认为斯巴达军队要开始从北门出击。这一切都是布拉西达故意让克里昂看到的。由于盟友未到,而且军队大多都集北门的南部,斯巴达一旦出击将直接攻击雅典军的右翼。克里昂出于谨慎,他拒绝作战并开始带领部队撤退。克里昂想撤回到南边的Eion。一切都在布拉西达的预料中。当雅典军开始向南撤退时,布拉西达亲自率领一部分精锐部队守在南门,他命令主力立刻利用城墙作为掩护继续向北门集结和Clearides汇合。雅典军此时完全看不到城墙后的斯巴达军队。雅典军在撤退途中由于传令失误,队形出现混乱。此时布拉西达抓住这个机会从南门出击直接攻击雅典军的队列中部,雅典军完全没有想到布拉西达在这个时候会攻击他们。雅典军立刻阵脚大乱,开始崩溃。布拉西达击溃了雅典中军直接把雅典的阵型打穿。此时Clearides也按照布拉西达的命令从北门出击直接攻击雅典军的右翼。处在雅典军右翼的克里昂看到右翼被攻击立刻开始指挥作战,但是他处在阵型的最右边,也是重步兵方阵最薄弱的没有盾牌保护的一侧,他在乱军中被一根标枪命中,当场死亡。剩下的雅典军英勇的奋战,由于克里昂先前并没有决定进攻所以己方骑兵留在了Eion,骑兵没有随军出战。没有了己方骑兵的掩护,雅典军最终被斯巴达军的骑兵和轻步兵击溃。超过600雅典军阵亡;斯巴达据记载只阵亡了7个人,不幸的是,布拉西达就是其中一个,他在战斗中头部受到重创(游戏中也是头部受重创),不过他活到了斯巴达军胜利的一刻,然后闭上了眼睛。

在克里昂和布拉西达阵亡后,雅典和斯巴达缔结了和平条约,史称尼基阿斯和平

战争第一阶段阿基达姆斯战争正式结束。

阅完此文,您的感想如何?
  • 鼓掌

    1

  • 鄙视

    0

  • 开心

    1

  • 愤怒

    0

  • 可怜

    0

1.如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发邮件通知本站,该文章将在24小时内删除;
2.本站标注原创的文章,转发时烦请注明来源;
3.交流群: PHP+JS聊天群

相关课文
  • Everspace(永恒空间)游戏攻略技巧

  • 侠客英雄传3DOS版 完整流程攻略、隐藏武器

  • 地下城堡2图13迷雾城古神门前的重力威压通过方法

  • 国外玩家分享的辐射4的ini配置文件优化参考

我要说说
网上宾友点评
沙发已空
刺客信条:奥德赛的游戏历史背景